顾宵晓和玉甫寒两人到了包间後,分别坐在东边及西边,正好是面对面的位置。

    ‘’请问玉公子有何重要之事要与小nV子讨论,不然,我相信公子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的用计‘’

    顾宵晓一边倒着花茶一边平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‘’姑娘真是好心思,在下佩服不已,其实,在下有个不情之请,特意想请姑娘出马解决‘’

    顾宵晓一听之下皱了下眉头,不过只一瞬就舒展开了。‘’哦!我还不知道我的本事有如此大,既然公子要如此认为,那我也是却之不恭的接受了。’‘

    「在下相信姑娘一定医术了得,不然怎能让天言堂在短短一个月内就猛然崛起呢?」玉甫寒谦逊有礼的说着。

    而顾宵晓也不再矫情,便直接的切入主题。‘’敢问公子是遇到什麽事情,才让公子千里昭昭来到这里。‘’

    玉甫寒惊讶的说‘’姑娘怎知我不是本地人‘’顾宵晓把茶杯放到玉甫寒眼前,自己喝了口茶後说‘’看你的衣着及听你说话的口音大多可以推断出来‘’

    玉甫寒恢复冷静的点点头後便说「其实这次在下是想请姑娘为我城百姓解苦,不瞒所以,在两个月前我城百姓竟接二连三的染上怪病,而我发现後马上派全城大夫全力医治,却不想,,,,,,连大夫也跟我说找不出病因,而上个月我无意间听闻到赤月国有一间天言堂,里面专门制作身强T壮的药膳,於是,我快马加鞭来到此地,就是为了请大夫为我城百姓解苦。‘’

    顾宵晓听完後一脸心平气和的喝一口茶,而後说,‘’我有何原因要前去呢?‘’

    玉甫寒一听便脸sE一惊,而後离开座位单膝跪着抱拳郑重的说‘’我玉甫寒这些年没求过什麽人,如今,甫寒只求姑娘能帮助我城百姓,让他们能够恢复正常生活‘’

    顾宵晓平静的说‘’玉公子,男儿膝下有h金,你再这样跪着,我可不考虑了。‘’

    玉甫寒一听便吓得从地上站了起来,顾宵晓看到美男如此纯真,一下心软,只得说‘’好吧,看在玉公子如此相请下,请容我与我夫君商讨三天,三天後我们同在此,我再给你答案,你看这样如何‘’

    玉甫寒看见有希望的情况下,立马答应说好,并且承诺顾宵晓事後必定重谢,而後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到几秒,顾宵晓感到有GU熟悉的气息接近,起了玩心。便说‘’不知该接受玉公子的请求还是不接受呢?真是烦恼‘’下一秒便被人从身後紧紧抱住,「晓晓,你永远是我的,我不允许别人抢走你」颜玥在顾宵晓耳边轻声的说

    顾宵晓感受到颜玥这麽霸道,便说‘’是,是,我永远都是你的,这样好吗?夫君大人‘’